欢迎来到孟连傣族拉祜族自治县人民政府网        

镇沅苦聪人: 一跃千年奋斗出幸福生活

2019年05月15日 00:00 郑舒文 点击:[]

普洱日报讯(记者 郑舒文 文/图)1956年夏天,中国人民解放军工作队在地处中越边界的金平苗族瑶族傣族自治县的原始森林里发现了苦聪人的踪迹。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在党和政府的帮助下,苦聪人逐渐走出山林,实行定居定耕。1985年,苦聪人被划归为拉祜族。他们是从原始社会末期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直过民族,在70年间,他们实现了同其他民族兄弟同步致富奔小康的惊人一跃。

[搬出来  富起来]

2005年11月2日,新华社《国内动态清样》刊发了《云南镇沅苦聪人生活依然贫困》一文后,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作出重要批示:“要贯彻对人数较少的少数民族地区的扶持政策,采取切实有力措施使苦聪人早日摆脱贫困。”在党中央、国务院的亲切关怀下,国家有关部门和云南省、普洱市、镇沅彝族哈尼族拉祜族自治县采取了一系列切实有力的措施,让镇沅县苦聪人的生活条件大为改善。距离镇沅县城仅9公里的“苦聪新寨”恩乐镇复兴村大平掌一二三组,就成了200多户苦聪人的新家,他们在这里过上了新生活。

“我们这个‘苦聪新寨’的幸福生活是搬出来的。”恩乐镇复兴村监委主任田荣新向记者介绍,大平掌一二三组居住的全是苦聪人,都是因为老家已不适合生产发展,2006年在党和政府的统一安排下,从九甲、者东、和平等乡(镇)的深山里搬来。“复兴村离县城近,便于村民进城打工,这里的土地也比老家肥沃,种出来的农产品卖得上价。”田荣新说。如今搬到这个“苦聪新寨”的1000多名苦聪人,年均收入已经超过了5000元。

“小时候在老家吃玉米糊都难,更不要说吃肉。”44岁的复兴村大平掌一组村民王学伦向记者回忆讲述小时候的生活,“老家气候冷,土地贫瘠,种出来的粮食还不够人吃,想养个猪到市场去卖都是要亏本的。”但如今,搬到“苦聪新寨”的王学伦凭着自己的努力成了“苦聪新寨”的养殖能手,每年光养猪就能挣八九万元钱。

“从老家者东镇学堂村搬出来后,打工方便了,种出的农产品也方便卖了,收入和过去比翻了一倍,生活变得越来越好。如今,家门口又修上了高速公路,我准备开个农家乐,让收入再翻上几番。”自信的苦聪人李杰兴奋地向记者描绘着自己未来的发展“蓝图”。

[产业兴  腰包鼓]

一个半小时,记者驱车来到者东镇樟盆村,满山吐绿的核桃树随风摆动,村内道路整洁,环境优美,处处彰显着新农村的风采。

者东镇宣传委员雷进堂对自己的老家樟盆村的发展情况了如指掌:全村83.6%都是苦聪人,茶叶种植面积超过5200亩,是全县茶叶种植面积最大的村,蔬菜、烤烟种植面积也是整个者东镇最多的。

近年来,脱贫攻坚战在哀牢山深处持续推进,在各级党委、政府的支持帮助下,苦聪群众最关心的“吃饭难、上学难、看病难”等问题得到有效解决。苦聪山寨村容村貌、人居环境得到极大改善,基础设施得到进一步夯实。住房保障、医疗兜底、教育助学、产业发展等惠民政策,成为苦聪人脱贫的有力支撑,村民们发展产业的积极性越来越高,大家都有信心、有决心把生活越过越红火。

今年70岁的樟盆村迤樟盆组村民陈付周老人刚查看完自己养的蜂箱,在回家路上遇到了前来采访的记者,他向记者讲述了70年来苦聪人生活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陈付周说,老人们讲新中国成立前苦聪人的生活,正如歌谣所传唱的那样:“树叶做衣裳,兽肉野草当食粮,芭蕉叶是苦聪人的屋顶,麂子的脚印是苦聪人的大路……” 就他自己而言,最大的感受就是衣食住行条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陈付周说:“小时候缺吃少穿,住的是篱笆房,没有路,没有水电,几乎与世隔绝。”在党和政府的关心支持下,村里修了路,通了水电,有了卫生室,让苦聪人走出深山融入外面的世界变得更加方便。

今年56岁的潘明德是樟盆村何家组村民,也是云南省藤泽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樟盆村的技术员,负责培训村民种植水晶豌豆,每个月都能从公司获得4000元的工资。加上自己家种茶叶、核桃和养猪、养牛等的收入,每年有七八万元左右。

“我们合作社今年试种了几亩重楼,按现在一亩产值40万元的市场价,收入十分可观。”樟盆村麦子地村36岁的雷天云在村里的帮助下办起了合作社,专门种植林下药材,虽然刚起步,但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带领社员们把日子越过越好。

从居无定所到吃穿不愁,再到奋力步入小康。如今,在镇沅县,一个个产业接连投产,一个个苦聪人不再苦等苦熬……今日的苦聪山寨,用上了电灶,有了路灯,通了4G信号,普及了手机,住上了砖混楼房,种起了茶叶、核桃、冬早蔬菜,养起了牛羊……

幸福的笑容洋溢在苦聪人的脸上。

△  复 兴 村 大平掌一组一户 人家搬家前后的 住房对比

上一条:澜沧第一个乡村书院落成
下一条:普洱市气象部门积极应对干旱天气

关闭